标识与广告 - 深圳市标识时代文化研究院
欢迎您访问深圳市标识时代文化研究院

"标识"如何正确读音?

2017年03月20日 17:17

"标识"如何读音?
 
       关于“标识”的正确读音,是语言学家和标识行业专家学者及行业从业人员,最近几年争议最多的问题。对于“标识”这个名称的内涵与外延,人们也有着不同角度的理解,正确地界定标识的现代词意和功能,就有利于解决“标识”的读音争议问题。
       
       按2008年开始第五次修订,2012年第六版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标识,读biāozhì,同“标志”(英文对应词有mark;Sign)。
        基本解释: 立标指示位置。详细解释:(1) 记号,符号或标志物。用以标示,便于识别。 三国 魏 嵇康 《声无哀乐论》:“夫言非自然一定之物,五方殊俗,同事异号,趣举一名以为标识耳。”(2) 标明;做出标志。 宋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驾幸临水殿观争标锡宴》:“预以红旗插於水中,标识地分远近。”
        这是语言文字工作者坚持的标识与标志在中国古代是完全等同的,标识即标志,所以,“标识”的读音即biāozhì。
        标识行业的一些专家学者及标识人, 也因为《现代汉语词典》的权威性和担心被人说成没有文化而屈服,只好把“标识” 读成biāozhì。
       其实标识界的人都知道“标识” 在《现代汉语词典》中的正确读音与“标志” 具有相同的读音,即biāozhì,不读biāo shí。尽管如此,一些执着的“标识文化学者及标识人”还是约定俗成、理直气壮地读成biāo shí,这是为什么?

       首先是中国第一家标识行业协会——原深圳市标识行业协会秘书长及《标识界》主编赵华在2012年12月《标识界》(粤内登字B第13151号)3-4期合刊中发表了《标识需要正音和正名》的卷首语,文章提出:根据“标识”在现代标识行业实际应用,正确读音应该读成“biāo shí”,这一提议得到国内大多数标识文化学者和标识专业人士的认同,众多行业学者呼吁:今后再修改《现代汉语词典》时,应慎重考究修正“标识”的现代读音和解释。
     《标识需要正音和正名》文中还阐述了“标志”与“标识”区别,“标识”读成“biāo shí”的历史缘由。标志作为人类早期最直观的个体事物识别和记忆的有效方式,在社会活动与生产活动简单地做出记号,符号或标志物,所以,人们认为标志即标识。从远古标记、符号到部落的族旗、族徽和“图腾”,发展到后来的幌子和招牌、商标、徽标,再发展到如今以文字、图形符号、语音等传递信息、识别和导向的标识系统,标识发展走过了漫长的演变过程。

       根据住建部和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2017年1月21日联合发布的《公共建筑标识系统技术规范》国家标准(GB/T51223——2017)对“标识signage“术语的解释:在公共建筑等空间环境中(在商品及商业包装上的商业标识另文再述),通过视觉、听觉、触觉或其他感知方式向使用者提供导向与识别功能的信息载体。由此确定“标识biāo shí”的主要功能
特征是“识别”和“导向”。
      1984年建筑和环境心里学家Romedi Passini的著作《 建筑中的导向》,1992与Paul Aurthur合著《导向与人、标识与建筑》清晰地揭示了人的空间认知方式,清楚地提出“导向(wayfinding)”是一个动态的空间问题的解决行为,可以分为两个步骤:做出决定(make decision)和执行决定(implementing the plan)。当人处在陌生的空间和环境中,首先需要“认识”自己身在何处、“识别”空间和环境的平面构成关系及目的地所在之处,从而做出行动计划。 所以,这是一个从“认识”思维到“导向”行动的过程,而不是简单“标志”和“符号”的意思。
 标志与标识区别
       标志的来历,可以追溯到上古时代的"图腾",那时每个氏族和部落都选用一种认为与自己有特别神秘关系的动物或自然物象作为本氏族或部落的特殊标记(即称之为图腾)。如女娲氏族以蛇为图腾,夏禹的祖先以黄熊为图腾,还有的以太阳、月亮、乌鸦为图腾。最初人们将图腾刻在居住的洞穴和劳动工具上,后来就作为战争和祭祀的标志,成为族旗、族徽;国家产生以后,又演变成国旗、国徽
       古代的“标志” 是个记号,符号或标志物, 或者为某事物做出标志,标明某事物特征。标识与标志在中国古代是完全等同的,标识即标志。
       从客观的现实来看,中国古代虽很早就有城市,但城市的结构是简单的,标识的主要功能在商业上。从字面上看,“标识”与“标志”两个词都有“标”字,“标”是表识,是一种最古老的记忆方法,是记忆的一种符号或记号。但中国古代的造词也不是可以随意的,“标识”与“标志”两个词的后缀不同,在使用上有区别。“志”在古代通“帜”,是一种让人识别的标记,不但可以用一种形式来帮助记忆,也可以张扬自身的形象;而“识”字虽有时同“志”,但首要的意义在于“知道”“认识”,是要让人熟悉,记住。“识”字则除了“记住”的意义外,有“认得”“识别”的进一步要求,更多的是一种思维。可能在古代“志”与“识”字同音,故有借用之嫌,所以,标识和标志既可以混用,也可以分别其特殊使用场合。 
       标识与标志从语言学和考据学本质的意思上差别不大,但在表达的方向和实际应用上还是存在着不同的意义范围,标识所包括的领域更广泛一些,而标志应该是标识的一部分。在现代城市中,标识与标志二者虽然很多场合里已经混用了,但是在使用时出现明显不同的意义范围,“标志”这一名词较多地指向一类图形或图形与文字相结合的记号,作为某一类事物的表征;而“标识”这个联合词既有代表图形类的符号、标志、标记意思,也有认识表述文字,数字,方向标等行为。
       英文中也有“sign”一词,有“signage”“signboard”“signpost” 等词,指的也是标识。“sign”有符号,记号,标记,招牌,指示牌等意义,与今天的指示系统在意义上很接近。“signal”指的是信号,也用于标志。“signpost”多用于道路标识,“signboard”指的是招牌,广告牌,站牌就是“signboard”。另外,英文中还有“nameplate”“nameboard”等词,它们像日本人住宅门口的写着家族名称的牌子,就称“nameboard”,也有指商标。在国外的各类标识的英文表述中,“signage”与我们现代的“标识”最为相近。

       根据今天“标识”的新内涵和功能特征,大家都忽略了“标识”除了具有“识别”和“导向”功能外,还具有社会秩序“管理”功能,标识是社会秩序的无声管理者。
       一个古老的“图腾”到“标志”演变为现代意义的“标识(biāo shí)”和“标识导向系统”,标识发展走过了漫长的岁月,
 而今天的“标识(biāo shí)”与人民生活、工作息息相关,“标识“急需“正音和正名”。希望更多的标识行业文化学者及专业人士、文字语言学家共同努力让现代“标识”及早正音、正名
                                                     (作者:深圳市标识时代文化研究院  赵华(泽仁)2017年7月26日第三次修改)

Copyright @ 2018 深圳市标识时代文化研究院 粤ICP备17021069号 TEL:0755-25712515 18665956825
首页 国标术语 行业术语 标识代表企业
Top